水瀾0327

[男神x你]温柔(7)

你得淡定陈丢丢:

[男神x你]温柔(7)


#叶修x你


#全文OOC


#什么都渣


#最后一发,恰逢全职高手完结一周年,有幸遇见你。


#我们叶蓝再见


过年,你和叶修一起回B市。大年初二,你带着叶修回了外婆家。进门之后,他就成了长辈和你那些弟弟妹妹们的争抢对象。你独自站在门口看着一群人簇拥着他进了门,一脸莫名其妙,扭头木然的问你妈:“他们这是闹哪样啊?当我透明的?没看见我?”


你妈扫了你一眼,也扭身跟着其他人走开了,临走特别淡然回了你一句:“赶紧换鞋进屋,把门关上,傻站着热乎气都跑光了。”话语间,嫌弃的成分显而易见。


你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进了屋,就看见全家的大老爷们将叶修围在电脑桌前面,原来是你那几个弟弟吵着要跟他切磋几把荣耀,叶修笑着应了准备打打指导赛。你特别怜悯的望着那几个此时还跃跃欲试生龙活虎的弟弟,实在搞不懂怎么就上赶着让叶修虐菜了。仔细想想,这号人倒还真不在少数。


你一边感叹世界真奇妙,一边去找出奇安静的妹妹,小丫头见了叶修就闷头奔另一个房间了,你没弄懂向来人来疯的丫头碰到叶大神怎么就搞起小羞涩了。


结果不出1分钟,你就知道自己错了。


你和兴冲冲走出来的妹妹撞了一个满怀,眼见她抱在手里的一摞纸板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这边的响动完全没有引起戴着耳机切磋的人的注意。你一边帮她捡东西一边疑惑的问道:“你弄这么多纸板干嘛?卖废品啊?”


你妹白了你一眼,你又开始怀疑自己在家的地位直线下滑,她将纸板摞在一起,站起身:“我这是准备让姐夫帮我签名用的。”


“啥?谁?”恍惚间,你似乎听到电脑桌前的某个勾着叶修肩膀的臭小子也正“姐夫,姐夫”喊个没完,扯了扯嘴角,你真的还没嫁呢。


“行了姐,你跟这儿矜持个什么劲儿啊。你说我们喊的能是谁啊,你瞧全家人都默认了好不好。”你妹嫌弃完你,就去喊正安慰你二弟再接再厉的叶修,“姐夫!姐夫!你先别管他们了,帮我签个名呗?”


闻言,叶修转身看过来,嘴里含着你大姨给的关东糖,大概是见了你脸上欲言又止特别无辜的表情,加深了笑意,起身向你走来。


“嚯,这么多啊,妹妹。”叶修低着头注视着一茶几的白纸板,将手里的另一根关东糖塞进你嘴里,“不甜,挺粘的。”你一向不喜欢吃甜食,他是知道的。


“姐夫,你就光给我姐啊,我都没有。”你妹带着几分揶揄的目光在你和叶修之间晃动,叶修坦然的耸了耸肩膀:“想吃?那边篮子里呢,自己拿去。”


你妹摇着头啧啧半天,感叹你俩这样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的都该去烧一烧。


叶修啼笑皆非的转着笔,好脾气的瞧着你那表情夸张的妹妹:“咱们还签不签啊妹妹,你那几个哥还等我虐呢。”


瞧见你那几个虎视眈眈看过来的弟弟,你妹立马坐过来开始指导叶修在每个板子上写哪些内容。


你瞪了一眼这个令你家庭地位急剧下降的罪魁祸首,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看他在白纸板上龙飞凤舞。


“你签这么多名干嘛用?”除了他自己的名字,叶修的字并不难看,虽然谈不上风骨,但也几分潇洒,工整中带着些许老练,让人看着特别舒服。


你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撇了撇嘴,回道:“姐你不知道,我跟同学说传说中的叶大神是我姐夫,他们还不信,你说他们这是瞧不起我么,这是瞧不起你啊姐。非说叶修要是我姐夫,喻文州就是他们亲哥。什么逻辑嘛。”


还没等你说话,一旁写着字的叶修伸手胡撸了下你妹妹的发顶,语重心长:“没事,喻文州是他们亲哥咱也不怕,姐夫帮你连喻文州一块赢了。”


“嘿!嘿!她跟人得瑟,你跟着起什么哄啊。”你在他腰间的掐了一把,却没想到他敏感的缩了一下身子,睇了你一眼,轻声说道:“别闹。”


“啧。”你妹一副“没救了”的表情看着你俩,最后决定装看不见,看见你点开了手机上的天天【哔】消除,忽然问你,“姐,你那疯了心似的分数怎么打出来的,我怎么超都超不过去,咱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你半个身子都习惯性的靠在叶修的左肩上,理所应当的指了指他:“不是我打的啊,是他打的。”


你眼见着你妹瞬间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供在了叶修面前:“姐夫,求刷榜!”


你妹后来跟你说,有这么一姐夫真特么好使。


你仍旧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大年初三,你和叶修去了B市二环路边上最有名的寺院拜佛烧香。这天天气晴朗,冬末春初乍暖还寒的天气,阳光是稀薄的淡金色,却十分灿烂,天空瓦蓝瓦蓝的,没有云彩。春天大概不会太远了。


常听人说,既然决定拜了,就要将这园子里的全部佛一一拜了才会得到佛祖保佑。你走过一座座佛,表情肃穆又虔诚。叶修跟在你身后,一言不发,直到你拜完最后一座佛像。


“许了什么愿?”他随手将你的外套披在你的肩上,擦了一把你额头的汗,时逢过年来参拜的人摩肩接踵,你一直在人群中穿行,此刻你俩终于找了个清静的地方站定,四周都是香火的味道。


你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卖关子,轻声回道:“平顺安康。”这一年遭遇的事情有点多,你从鬼门关回来,发觉世间万事都没有生与死来的重要。


叶修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帮你拽了拽外套衣领,才慢条斯理的问道:“没求佛祖保佑我拿冠军?”


你瞧着他那一脸认真的样儿,先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就不麻烦他们老人家了,荣耀之神自己保佑自己吧。”


“对我这么有信心啊。”他感慨了一句,牵着你的手朝园子外面走去。


“那必须。我当初可是你的忠粉。”你勾勾嘴角,步伐轻盈,带着他的手臂上下摇摆。


“听这意思,现在不是了呗。”不以为意的腔调,叶修瞧了一眼太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


“嗯,彻底幻灭了。”你对叶修表示了遗憾,收了之前嬉笑的嘴脸,目视前方望着不远处拥挤的人群,“什么千万年薪,什么世界冠军,唯望君安,叶修,现在的我,只要你好好的就够了。”


“小猫猫大大,现在我是你忠粉。”他加深了笑意,捏了捏与他交握的手,嘴上不饶人的补了一句:“难道不是白头到老就好了?”


那一天,你并不知道叶修对佛祖许下了怎样的愿望,而在这一年的夏天,他亲自将这个愿望带到了你的面前。


第三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在中国首都B市举办,作为现役运动员的叶修,从喻文州手里接过国家队队长的头衔,以一个崭新的叶队姿态,带领中国国家队开始第三次世界征程。


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毫无悬念的进入了总决赛,而对手还是那个老朋友——H国队。你也不知道你爸和叶修他爸哪找的路子,买票能力堪比黄牛党,整整搞定了看台的一个区,专门招呼所有认识的亲戚朋友,号称为祖国增光为祖国健儿喝彩。


喝彩你是没见着,你就见着这老哥俩见谁都指着队伍最前面那个货跟人说是自己儿子/女婿,你特别想拽过自己老爸跟他谈谈,你还没嫁呢,没嫁呢!


你捂着半张脸特别后悔没坐到家属包厢去,真是哀愁。忽然全场爆出了一阵欢呼声,你看过去才发现是叶修站在中国队的候场区,将右手举过头顶,食指指向上空。全场1万多中国荣耀粉齐喊“冠军”,震耳欲聋响彻天际。


你啧了一声,这人就不知道什么是低调。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对某个犄角旮旯的H国粉丝们充满了同情。


“姐,你这手链是姐夫送的么?”看总决赛怎么能少了你妹,她也不客气带了一帮同学来蹭总决赛,自从她把叶修的签名带到学校,都对她有你这么一能拿下叶修的姐姐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你瞧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粉晶手串,撇了撇嘴表达自己的不满:“我自己买的,他才不会有这个脑子,战术大师闲下来都是研究那些心脏的玩意的。”


场上的叶修正跟喻文州、肖时钦和张新杰说着什么,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半分松懈,你总觉得这四大心脏凑在一块,H国队凶多吉少。


 “那他就没送过你什么礼物?”你瞧着你妹和她那几个女同学八卦的眼神,不以为然的托着下巴,慢悠悠的讲道:“说起来……还是送过的吧……”


“什么?什么?”你妹拱了拱你,示意你赶紧说。


“他把第一赛季到第三赛季,第十赛季和第十二赛季的冠军奖牌都给我了。”你的话音未落,就看到几个姑娘抱在一起嗷嗷尖叫呈兴奋状不能自拔,你皱着眉头瞅着她们,怀疑这帮孩子吃了不好的东西跟打了鸡血似的。


“叶大神真浪漫!他把所有的冠军奖牌都给你了!”你啊了一声应了,木然的看着另一个姑娘继续感叹:“他所有的荣耀都是你的。”


你怔了一下,有些迟疑的回道:“是……吧。”扭头去看场上那个做着手操的男人,被人碰触到心中的柔软,你勾勾嘴角笑了。


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叶修坐在正中央嘴角带笑听着场下的记者的提问:“叶神,我想全国许多粉丝都跟我一样,十分好奇是什么使已经退役两次的你在本赛季决定卷土重来重回赛场的?”


“哦。”叶修清了清喉咙,全场比赛赢得并不轻松,叶修眼角带笑,脸上带着些并不掩饰的疲惫,“其实特别简单,有个人跟我说,我欠萧山体育馆一个主场冠军,于是我就回来了。正好,我把主场的世界冠军也给留下了。也算是了无牵挂了,所以啊,我要宣布,我正式退役了。”


全场哗然,坐在角落的一个记者站起身问道:“叶神,你这也太‘狼来了’,哪天你是不是又会回到赛场?”


“英雄,我30岁啦。”叶修摇了摇头,不以为意。


“叶神,人说三十而立,立业就不说了,你这是要展开新生活的节奏?”人不八卦枉少年,闻言,叶修眨了眨眼睛:“这……是个秘密。”


说完便站起身来:“好了好了,这可是国家队的新闻发布会,你们怎么就问我一个人,我还有点重要的事,先走一步,剩下的交给你了,文州。”然后他就不负责任的遁了。 


当这个男人身披荣光再次将他的荣耀带到你身边的时候,你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就是个打游戏的,他30岁了。


你攥住了他伸到你面前的双手,他笑得有点赖皮:“岁月不饶人啊,手都僵了。”


你低着头,能感受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你抬头看他,他抽出一只手揉揉你的发顶:“没事。”


你一把拽下来,放在手里轻轻的揉着,他漫不经心的笑着,任由你在他手上狠狠的捏了几把。


这个男人,五冠加身,今天成为了真真正正的世界冠军。


“你啊,怎么我输了你哭,我赢了你也哭啊?”叶修摇着头擦去你眼角的泪珠,“给你报仇了,开心么?”


你想起一年前他说帮你赢回来,你不想问他是否因为这个才重回职业联赛,你只能狠狠的点了点头,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


他猝不及防哎呦了一声,很快将你环抱在怀里,低头凑到你耳边说道:“是不是特别感动?感动的话,就嫁给我吧。”


有幸遇见你,最美好最温柔的你。



评论

热度(96)

  1. 水瀾0327你得淡定陈丢丢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墨棠叶修他的荣耀不朽你得淡定陈丢丢 转载了此文字